野南

圈子很杂,人巨懒

我简直是个摄影天才(不是

【王杰希生贺】你的男友王杰希

*王队生日快乐!


*一个睡前撸出来的生贺超超超超超短篇


*第二人称,设定是王队退役在电竞总局工作


————割一下————


>7:30a.m.


你迷迷糊糊睁开双眼,入目的男子面容英俊,双眼紧闭,气息绵长,俨然还在睡梦中。


你看着他不由得笑弯了眼,把脑袋凑上去鼻尖相碰,在王杰希牌睡美人的脸上偷了个香,然后卧进他怀里,准备睡个美美的回笼觉。


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扣住你的后脑勺,本应熟睡中的男子轻轻在你头上落下一吻,声音略带沙哑:“调皮。”


你嘻嘻笑了笑,陷入梦里。


>8:30a.m.


你被食物的香气从梦中唤醒,揉着眼睛来到饭厅,系着墨绿色围裙的清俊男子正端着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。


王杰希看着你显然还没睡清醒的样子,无奈地叹了口气,放下盘子朝你走来,温柔地牵着你走到卫生间。


看着他细致地替你挤好了牙膏,拧干了毛巾,你不由得有些郁闷,小小声地抱怨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你不要把我宠坏了。”


在队员面前冷静严格的前任微草队长轻轻笑着,将牙刷递到你手上,声音带着令人心醉的笑意:“我宠坏的,我负责。”


>9:00a.m.


你给王杰希打上领带,拍了拍衬衫上事实上并不存在的褶皱,满意地把他送到玄幻:“哎呀,我的男朋友怎么可以这么帅。”


王杰希捏了捏你的脸:“眼光也好。”


你有些不满地撒娇:“真讨厌,你今天生日都不给放假。电竞总局真抠门!”


王杰希安抚地揉了揉你的头发,安慰道:“没事,我今天早点回来,行么?”


你笑着吻上他的脸颊:“我的王杰希大大今天也要开开心心哦!”


>10:00a.m.


确认王杰希已经去上班了,你连忙掏出手机和微草战队的在役队员联络,确认好时间,你心满意足地也出了门,准备去超市采购。


>12:00a.m.


你接到了王杰希的电话,再三撒娇你正在准备中午饭,不会忘记吃饭后,挂了电话。


你长吁一口气,给憋着气不出声的高英杰几人眨了眨眼,他们松了口气,又开始手上的工作。


>6:30p.m.


你听到开门的声音,连忙示意微草的孩子们躲起来,自己深吸一口气迎了出去。


你有点紧张,连每天他回家都会有的抱抱都忘记了,只拿出个眼罩,有些兴奋地看着他:“能不能戴上眼罩跟我来?”


王杰希微微挑了挑眉,接过眼罩戴上,将手递到你面前。


你连忙牵住,小心翼翼地领着他向客厅走去。


扫视一圈确认一切都准备好了,你给微草的孩子们打了个手势,轻轻摘下王杰希的眼罩。


以高英杰为首的微草战队主力队员围着一个大蛋糕,带着笑看着曾经的也是永远的队长,齐声唱起了生日歌。


俊秀的男子站在原地,脸上也不由得带上温柔的笑容。


你不知何时混到了微草战队的队伍里,一边唱歌一边给心爱的人眨了眨眼。


>10:30p.m.


因为战队明天还有训练,闹过之后他们都回去了。


你洗漱后照例卧到了王杰希怀里,满足地蹭了蹭。


昏暗的台灯下,王杰希的笑容温柔地不可思议,他轻轻地揽住你:“谢谢。”


你凑到他耳边,温柔地说:


“王杰希,生日快乐啊。”


————完了————


王杰希生日快乐啊!!!!!!


【all叶】京城纪事①

*失踪人口突然出现


*大概是民国


*有错的话就错吧我尽力了

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

京城的秋天总是来的猝不及防。


叶秋下了车,一旁侯着的小厮连忙上前将披风给他披上。


叶秋理了理有些褶皱的洋装,正欲进叶家大宅,管家匆匆忙忙迎了出来,恭敬地唤:“二少。”


照理,以叶秋如今的身份当称一声爷——事实上外面儿的人也是这样称呼的——但因为叶家双子实在年岁不大,也不拘泥于这些称呼不称呼,故而在叶宅通称一声少。


管家佝偻着腰,落后叶秋一步,一边走一边说:“二少,大少回京了,在正房等您有一会儿了。”


叶秋脚步一顿,旋即加快脚步,嘴角也不由自主上扬了个微小的弧度。


等要到时,他放缓了脚步,板起了脸,又觉得太刻意,又放松脸上肌肉,维持了一个冷淡的表情,才满意地踏进房,端的是毫不在意。


正房中厅里端坐了个外表俊秀、与叶秋外貌酷肖的唐装男子,他垂着眼睫,慢悠悠地品了一口浓郁的茶水。听到脚步声,他微抬头,眸中天生便流动着的戏谑笑意将他与叶秋轻易分开。


叶修将手中的白瓷茶杯放下,右手撑着下巴,轻笑着看向胞弟:“哟,回来啦。”


“怎么?终于想起来这儿才是你家了?”叶家老二假装没听到,踱步走到另一把椅子上,姿态优雅。


叶修又捧起茶杯,故作不满:“我什么时候说这儿不是我家了?”


叶秋给自己也斟了一杯茶,不接这位潇洒的兄长的话:“这次什么时候走?可别半夜走了,上次那起夜的小厮可被你吓得够呛。”


叶修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,无奈地说:“暂时不走了。听到了点儿风声,过段时间京城会有乱子,我已经给沐橙他们打过招呼了,过两天他们就会上京。”


叶秋没在意叶修所说的风声,家里这方面的事儿一向不归他管,只听到叶修不走,他便有些开心,微翘起嘴角,说:“你那儿多少人?宅子里够住么?”


“够住够住,”叶修抿了口茶,“没多少人,东厢房收拾几间出来就行了。”


他本还想交代些什么,听到脚步声他就止了声,管家步履匆忙地过来了,垂着头禀告:“大少、二少,蓝溪阁的喻先生和黄先生来拜访大少。”


叶秋皱眉,叶修曾和他说过,这两人明面上是开饭店的大老板,实际上做的是情报交易,消息渠道灵得很。


他不由得暗啐一口:“消息可真灵通。”


叶修没在意,摆摆手:“请进来吧,以后没特意吩咐,这些人不用拦了。”


管家应了一声,弯着腰退出去。


片刻后,还没见着人,一道有活力的男声便轻快地传了进来:“老叶老叶,你回京咋都不和我们说一声?每次都是听别人给我们报告才知道你回来了。你上次走也没和我说啊你真的很过分啊,我可是都记着的,你下次再不和我说我真的要和你生气了你听到没有?还有啊,上次你和我承诺要来蓝溪阁吃饭的我可没忘啊,你记得什么时候把它兑现了知道了吗?还有还有……”


叶修头疼地看着黄少天絮絮叨叨地凑到他面前,随手捻了个奶糕塞到他嘴里,敷衍地应道:“行行行,记住了记住了。”


黄少天嘴被奶糕堵个正着,一想到这奶糕是怎么进的他嘴里,他耳根泛红,安静下来,细细品味嘴里香甜的味道。


喻文州瞥了一眼黄少天,先是向叶秋颔首权当打了招呼,然后笑盈盈地看向叶修:“听说苏小姐他们也要来京了,所以是打算留在京城了?”


叶修没个正行地靠坐在楠木椅上,懒洋洋地说:“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?”


喻文州眸光带笑:“想求个心安。”


叶秋看着这两个被他兄长请进来的大尾巴狼,咬碎一口牙,适时岔开话题:“哥,听说盛记奶点要在咱们这边开店了,以后你不用走大老远就可以吃到热腾腾的糕点了。”


叶修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:“那多好,他们家的糕点味道最好了。”他想了想,又说,“我记得先前王大眼儿还给我写信说过这事儿。”


黄少天急急慌慌把嘴里的奶糕咽下去,对叶修说:“我说老叶啊你交朋友可要注意些啊,有些朋友交不得的你知道吗!我可是听说前段时间有人喝了王杰希他们中草堂的药上吐下泻!我觉得他不是个好的朋友人选啊。”


“我看你才是成天搞些歪门邪道,你才是少来和叶修攀关系。”


沉稳的男声突然响起,吓得黄少天和叶秋一激灵,叶修反应倒是不大,微微挑眉朝王杰希摆摆手,喻文州更是平淡地跟王杰希打了个招呼。

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

我其实有憋过肉的…


才写了两行我就上火了(…


所以我再憋一下别急(你


【南以颜喻】对不起,我喜欢你

*一发完

*ooc预警

*带了一、、的高山原也

*我明明是甜文作者,但是差点没有掰回来orz

————点我看颜南绝美爱情————

*

周震南觉得张颜齐有点不对劲。

在不知情第几次发现每当他有靠近的意图是,张颜齐都会找借口溜走后,他得出了结论。

张颜齐在躲他。

这个认知让他有些心情低落。

然后是不解与委屈:他做什么了?明明昨天还在一起打闹,今天就突然不理人了,这让他很费解。

这种低迷的情绪让周震南在这一天都显得异常沉闷,也不怎么休息,就一个人闷头在角落练习。

累的不行了,他坐到地上,灌了口水,把兜帽拉低掩住自己的神情,心里堵堵的,很不舒服。

突然,身边坐了个人,周震南心里升起微妙的希望,抬头。

是刘也,不是他。

刘也看着神情恹恹的周震南,皱眉,关切地问:“南南?怎么了?”

周震南看着刘也,想起他和高嘉朗平日里对自己的照顾,不由自主又想起了张颜齐。

他掩不住语气里的失落:“张颜齐一直躲我。”

刘也很诧异:“张颜齐?他躲你?”

见面前的小孩儿委屈地又把头埋下去了,他急忙说:“没事儿啊我去问问,说不准是有什么误会呢?”

周震南闷闷地点点头,刘也又哄了几句,起身去找高嘉朗。

*

“张颜齐躲南南?不能吧?昨天不还一起玩儿呢嘛?”高嘉朗很惊讶。

刘也点点头有些苦恼:“对啊,我觉得会不会有什么误会?你去问一下颜齐?”

高嘉朗一笑,捏了把刘也的脸:“行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“别贫!南南现在心里可难受了。”刘也耳根微红,推了一把高嘉朗。

*

高嘉朗会找上门来,张颜齐有预料到,但他没想到这么快。

于是,面对询问,他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解释的话来。

他能说什么?

说他对周震南动了心?说他对关心自己帮助自己的朋友起了反应?

张颜齐不是个怯懦的人,相反,他胆子很大,但偏偏在这件事上,他怕了。

他怕周震南不喜欢他,如果他的心思被知道了,那可能朋友都没得做。

他也怕周震南喜欢他,那如果他们在一起的事情被大众知道了,他心心念念的人免不得要被人说闲话,本来他的小孩儿应该是闪闪发亮、受人宠爱的小王子,因为他被骂的话,他受不了这个。

高嘉朗不知道看出来什么,叹了口气,意有所指:“有些事不要想太多,南南现在因为你很难过。”

*

高嘉朗走了,张颜齐默不作声缩到了没人的楼梯间,按了按心口,有些闷闷的疼。

一瓶水被放在他旁边,突然出现的姚琛喝了一口水,说:“你喜欢南南。”

是肯定句。

张颜齐没作声,垂着眼睑,让本来就有些丧的脸现出几分戾气了。

姚琛很疑惑:“你为什么不去给他说?我觉得他也喜欢你啊?”

张颜齐灌了口水,沉默了两秒,说:“我不敢。”

没等姚琛发出疑问,他继续说:“他如果和我在一起,吃苦了怎么办?我不想让他吃苦。”

他又灌了口水,捏着瓶子,声音有些低:“他万一不喜欢我了,怎么办?所以,我冷静两天,就去找他和好,我还是他朋友,他也会遇到更好的人,我当个朋友陪着他就够了。”

“谁让你替我做决定了。”

不大不小的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,却又像惊雷在张颜齐耳边炸开。

他猛地回头,他的小孩沉着脸站在后面,眉眼凌厉。

张颜齐喉咙有点干:“……南南。”

姚琛自觉地离开了,还好心地带上了门。

周震南又重复了一遍:“谁让你替我做决定了。”他死死盯着张颜齐,眼眶红了一圈。

张颜齐一下就慌了,连忙站起来,手忙脚乱想摸摸他的脸。

周震南后退一步躲开他的手,又上前揪住他的领口,咬牙切齿:“你就是个混蛋!”

张颜齐心疼地看着他通红的眼睛,闭了闭眼,叹了口气:“是,我是个混蛋。”

他猛地把两人调了位置,把小孩儿困在自己和墙壁中间,眼神微暗盯着有些懵的周震南,放低声音:“我是个混蛋。”

然后低头封住肖想已久的唇,攻城掠地。

一吻毕,张颜齐搂住被亲得头昏眼花、满脸通红的周震南,偏头,唇靠在他的耳旁,声音有些哑:

“对不起,我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原谅你。”

————想亲周震南(不你不想————

南以颜喻怎么这么好嗑!!!!

本来说好休息没忍住我的手

脑袋里全是小车车但是我不!敢!开!(。

我怕肾虚(你

【叶修生贺】奶娃真可爱 完

*叶修生日快乐!!!!


*最后一章当然是生日当天发!


*最后带伞哥!


——叶修0529生日快乐——

这头叶修玩得不亦乐乎,那厢兴欣一行人复盘总结后,开始商量起别的事。


“柔柔,之前订的蛋糕做好了吗?”苏沐橙问唐柔。


唐柔点点头,摇了摇手上的手机:“嗯,蛋糕店说一会儿就送过来。”


“果果,礼物小推车装好了吗?”她又问陈果。


陈果一提起这个就很无奈:“那些职业圈的选手送来的礼物太多了,我又换了个大点的推车。”


“有多大?”包子好奇地问。


“五层,有我人这么高。”陈果木着脸。


兴欣几人沉默了一下。


方锐倒是觉得很平常:“老叶生日没这个排面才不正常吧?”


其他人愣了一下,不禁赞同,对啊,他们的叶修就是有这个资本啊。


陈果突然想起什么,掏出个包装简约但透露出精致气息的礼品盒,递给苏沐橙:“诶,沐沐,这有个国外寄来的,署名是吴雪峰,你认识吗?”


苏沐橙接过来,笑盈盈地说:“认识啊,他就是气冲云水,最开始和叶修哥打职业的几个人之一。”


她摸了摸盒子上的装饰花,轻声说:“叶修哥应该会很高兴。”


将盒子放到一边,苏沐橙问方锐和罗辑:“你们那边彩带和气球弄好了吗?”


方锐嘿嘿一笑:“早弄好啦。”罗辑点点头:“嗯,已经全部准备好了。”


不等苏沐橙发问,包子兴冲冲地说:“我们这边的房间也全部装饰好了哈哈!”安文逸和莫凡点点头,证实了包子的话。


苏沐橙眯眼笑:“那一切准备就绪,咱们就等大寿星,哦不,应该是小寿星,大驾光临吧~”


*


叶修不知道兴欣的人在干什么吗?


他当然知道,但他看他们兴致勃勃的样子,也就随了他们的意,假装不知道了。


他也注意到电脑前几人偷偷看手机的样子,甚至自家弟弟也时不时瞅一眼,他有些无奈,好嘛,原来是商量好的啊。


这些家伙的演技实在是太过生硬,稍微有点脑子的都能发现不对劲,何况叶修这样观察能力强的聪明人。不过,谁让他这么善解人意呢~假装没发现吧~


叶修在心中小小地叹了一口气,但嘴角却微微上扬。


*


叶秋收到苏沐橙的信息,勾起嘴角,低头对怀里的小哥哥说:“哥,我带你去个地方?”


叶修正在神游,听到叶秋的话眨了眨眼,喻文州走过来,温和地笑着,摇了摇手上的眼罩:“配合一下吧?”


乖乖让喻文州给他戴上眼罩,任由叶秋抱着他七拐八拐,叶修感觉他们停在了会议室门前,然后眼前一亮,眼罩被摘了下来,入目的就是装饰有气球的会议室的实木大门。


黄少天难得不话痨,笑容灿烂:“老叶,推门吧。”


叶修笑了,小小的手用力一推,会议室的门打开,铺天盖地的礼炮彩带撒了下来,一个大大的蛋糕插上了蜡烛放在会议室的桌子上,一旁静静立着一个装满礼物盒的推车,烛光在上面摇晃。


叶秋将叶修抱过去,轻声催促:“许愿吧。”


叶修揽着弟弟的脖子:“一起啊。”


兄弟俩一起许愿,然后一起吹灭蜡烛,耳边惊雷一般地响起众人带笑的声音。


“生日快乐!”


*


吃饱喝足闹够了,叶修将其他战队的人送出兴欣,自己也被送回床上,小孩子的身体经不得累,一会儿便沉沉睡去。


夜深人静,房间里突然出现个模糊的人影,轻轻地给叶修掖了掖被子,在叶修的额头上落下一吻,声音含笑:“晚安,生日快乐。”


叶修在梦中扬起嘴角。

——叶修0529生日快乐——

生日快乐啊修修!!!!!!!!!!!!!


对的完了,后续…随缘叭(你


【叶修生贺】奶娃真可爱⑥

*想了想还是ooc预警


*我最近真的巨忙dbq


*高考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!好气!


——点我看叶修在线吃饭——


叶修咽下一口香气扑鼻的米粥,忍了又忍,抬头,有些无奈:“我说你们能别盯着我吗?瘆得慌。”


黄少天捧着自己的碗端坐在叶修面前,笑得见牙不见眼:“老叶我给你说你现在特别下饭知道吗!”


在那几人强烈要求下,视频聊天不仅没关,还被苏沐橙贴心地移到了屏幕更大的电脑上,叶修顶着在场的人或坦然或隐晦的目光,硬着头皮吃饭。


“被你们这么盯着谁吃的下去啊,铁定消化不良……诶沐橙我看见了啊。”


苏沐橙可惜地收起手机,那里面已经有了好几张可爱的小叶修。


*


艰难地扒完小半碗饭,叶修揉了揉有些圆鼓鼓地肚子,小小地打了个嗝:“吃不下了……”


喻文州把他手里的碗拿走放到一边,拿纸巾给他擦了擦嘴,叶修乐得有人伺候,乖乖抬头让喻文州把嘴擦干净了,又乖乖地让周泽楷把他抱到了真皮座椅上。


吃饱喝足,他跑腿坐在大大的椅子上,一只手撑着脸,有些苦恼地盯着桌子上的杯子:“唉,我现在又不能打荣耀,下午干什么好呢?”


黄少天提了一个不成熟的建议:“出去玩?”


“叶修这样不方便出去。”王杰希立马否定。


叶修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,有些无奈:“你们还真打算在兴欣耗一天啊?这还是赛季中啊朋友们。”


喻文州还是笑得温和:“蓝雨的话已经比较领先,不用太过担心。”


周泽楷表情也很无辜:“轮回也是。”


王杰希面容平静:“英杰他们应该学会独立了。”


韩文清沉声道:“霸图的下一代该担起责任了。”


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,眼睛一亮,又细细地打量一遍在场的包括电脑屏幕上的人,笑了起来,意味不明地说:“既然你们都这么闲……沐橙,你带包子他们去复盘,把我桌子上那盒子拿过来。”


苏沐橙眨了眨眼。


*


“少天你往右边移点儿,再往左蓝溪阁的就和你对上了。”


“诶文州这一手漂亮,中草堂气势大减啊。”


“大眼儿你别冲那么前,一会儿新杰奶不到你了,退回来点儿,诶,对。”


“小周把boss押过来点儿,嗯对,就这个位置。”


“乐乐你自个儿去打蓝溪阁,你把人孙翔的视线占完了。”


“老韩你别那么凶嘛,你看你把人轮回的小朋友吓的。”


……


叶修窝在叶秋怀里,让他抱着在训练室里四处走动,兴致勃勃地指挥电脑前几人的操作。


黄少天眼神死:“老叶,你心怎么这么脏。”竟然无力到只说了一句话。


“我怎么心脏了!我还好心把你们和自家公会分开了诶!”叶修理直气壮。


严谨如韩文清、张新杰本来断然拒绝,但叶修低头瘪嘴,语气失落:“今天是我生日……”


……


这谁顶得住啊!


哪怕知道他只是在演戏,他们也只能认命地应了下来。


孙翔这时不满地开口:“诶凭什么他们的号都有橙武,就我的战法是紫武!”


因为战法的橙武全被扒下来给技术部研究,去弄小唐的银武了啊。


这话叶修在心里过了一遍,但嘴上却语重心长地说:“当然是因为你厉害啊!我相信你拿紫武也一定不会逊色于他们拿橙武。”


孙翔嘴角不动声色地上扬了一点,有点小骄傲:“哼,那当然。”


其他人:……真好哄啊你。


叶修:(ノ ̄▽ ̄)


——性感叶修在线心脏——


我居然真的要拖到明天才能玩(。


哎呀反正生贺嘛就该生日当天嘛对吧(你


所以我不是拖更新啦(ノ ̄▽ ̄)